映雪童话

【忘羡】寻觅(中)(3)


羡羡场合的问灵几个月⊙▽⊙
原著向 但私设众多
人物归墨香 ooc归我
狗血有 雷人有
如有撞梗 纯属巧合

    整整三天三夜,魏无羡不吃不睡,只重复着翻阅古籍的动作,期间似乎有蓝氏门生前来过问过他,也给他送过吃食,但他却是完全不理睬。

     终于是不负苦心人,魏无羡总算在浩如烟海的典籍里找到了有用的资料。

      首先,那头妖兽果真是上古的凶兽,正是那时的那道雷电破开了封印,才使得妖兽重新出世。而那道黑气正是这妖兽的精气。不愧是煞气极重的凶兽,它有一项天赋技能,就是在濒死时可将精气脱出身体来攻击自己身边的敌人,以达到为自己报仇雪恨的目的。一旦人被这精气击中,魂魄就会被强行从身体中抽离,幸而那妖兽并不会吞噬魂魄,故被抽离的魂魄还会在世间存在一段时间,才会渐渐消散。

      而蓝忘机灵力高强,故那道精气并未能将他的魂魄全部抽离。此种情况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正是留下的一部分魂魄吊住了蓝忘机的一口气,才没让他当即身亡;坏处则是由于魂魄不全,蓝忘机游离的魂魄会失去记忆,只能遵循本能与执念游荡。

     其次,魏无羡还在一本志怪杂谈中读到了有关找回魂魄的内容。那本书记载,魂魄,尤其是失去记忆的魂魄,一般都会游荡在他们生前最熟悉,或是对他们有重大意义的地方。而寻找者只能靠自己对该魂魄的了解去寻找。不过,若是能有什么令魂魄印象深刻的事物,就更有可能将魂魄吸引过来。

     魏无羡当即有了主意。一想到每过一瞬蓝忘机的魂魄就多一分危险,魏无羡就丝毫不敢耽搁。他猛地站起身,却突然眼前一黑就要栽倒,此时一双手从旁伸出扶住了他。

     魏无羡恍惚着转头,直到眼前黑云渐渐散去才看清这个人。与蓝湛一模一样的容貌,只是眸色更深,此人正是蓝曦臣。

     那张从来都是温柔和煦的脸庞,此时满是憔悴与忧愁。也是,结义兄弟双双惨死,本就心头巨恸,结果刚刚出关又听到自己唯一的胞弟传来的噩耗,怎能不憔悴万分?

     思及此,魏无羡更是感到无与伦比的内疚,但此时他更心心念念的是去找回蓝忘机的魂魄。他急急开口:“泽芜君,我……”

     “魏公子,听说你已经三天未进食了,若是忘机在此,定是不愿看到你这样的。”

     闻言,魏无羡一哽,泪水就要泛上来,此时蓝曦臣又道:“忘机的事……我已经听说了,魏公子也无需自责,此事错不在你。想来保护了你,忘机也定是无憾了。”
魏无羡急忙说:“不是的泽芜君,我已经找到能救回蓝湛的方法了,我一定能把他救回来的,我不会让他离开我的!真的!”

     闻言,蓝曦臣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喜的神色,眼里迸出光芒,问道:“当真……能救回忘机?”

     魏无羡连连点头:“当真,我现在就动身……”说着向前迈出,却又是腿下一软,幸而蓝曦臣再次扶他一下。待他站稳,担忧道:“魏公子你近几天实在过于劳累,不如先休息一下吧。”

     魏无羡却执拗地摇了摇头:“不了,多耽误一时就多一分风险,我现在就动身,在山下买些干粮带着上路就可。”

     望着魏无羡眼眸中的坚定,蓝曦臣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魏公子一路一定要当心。”

      魏无羡一笑:“自然,我的命是蓝湛救回的,我定不会辜负他。我走后,还烦请泽芜君照顾好蓝湛。”

       蓝曦臣点点头:“自然。”

     目送着魏无羡飞奔而出,蓝曦臣摇了摇头,又欣慰地一笑。

     魏公子与忘机,有些地方当真是相像的。

     忘机终是未白白受戒鞭之苦、相思之罪,那人现在,也是回报了忘机一腔深情。
   
     现在只愿忘机能无恙地归来。不过想来忘机应当也舍不得把魏公子独自丢在世上吧。

     魏无羡离开了云深不知处,不仅带着自己的随便与陈情,还带着忘机琴与避尘,以睹物思人。

     若说起能令蓝忘机印象深刻的事物,魏无羡相信当属那曲忘羡,正是这首曲子,让他们重逢并结下这一世的缘。

      于是,魏无羡每寻至一处,都会在阴气最重、最适宜魂魄出没的时刻,吹起一曲忘羡,寻过每一条大街小巷,生怕错过了蓝忘机。

     为了以防万一,魏无羡甚至连沿途的城镇都不放过,生怕若是蓝忘机的魂魄暂时在此歇脚,他们就错过了。

     然而几个月来,他寻遍了有他们二人回忆的地方,云深不知处、彩衣镇、屠戮玄武洞遗址、温家当年举办清谈会的地方、百凤山、大梵山、云萍城、甚至蓝忘机曾醉酒的地方,凡是魏无羡认为留有他们美好的、或暧昧或坦诚的回忆的地方,他都寻遍了,却仍是未能找到蓝忘机。

     魏无羡开始慌了,他开始一天天地夜不成眠,每当他又一次地带着失望踏进留宿的客栈,一片漆黑中躺在空荡荡的床上望着天花板,他就会控制不住地去想:蓝湛游离在外的魂魄毕竟是残缺不全的、虚弱的,万一他遇上危险怎么办?万一他被袭击了怎么办?万一他开始消散了怎么办?万一……他不在了怎么办?

     魏无羡越想越心慌,他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他只知道,若是失去了蓝忘机,夷陵老祖恐怕再也没有勇气在这个对他格外残忍的世界上存在下去了。

     为了让胸口不再酸痛难忍,魏无羡就会将忘机琴抱在怀里,那股残留在琴上的熟悉气息就能安抚住魏无羡的心,让他再次有勇气寻找下去。但琴毕竟是冰冷的,不如人的体温能温暖另一个人的心,所以魏无羡只是抱着琴,睁眼躺到天光大亮,然后再赶往下一个地方。

     寻遍了魏无羡记忆中美好的地方后仍未找到蓝忘机,魏无羡只得扩大寻找范围,将凡是与他们二人有深刻渊源的地方都找遍。

      这日,他来到了云梦,这个与他血肉相连的地方。

      魏无羡从回忆中惊醒,他竟已抱着忘机琴呆坐了几个时辰。望了望窗外的天光,魏无羡拿起随便,从窗户一跃而出。

     黑衣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街上,悠扬的笛音随之响起。

    然而魏无羡刚刚转过一条街,就顿住了。

    街的尽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澄。

     这是二人自观音庙一别以来第一次见面,饶是魏无羡一向能言善道,在此情景下竟也是说不出话来。

     江澄眉头紧紧皱着,上下打量着魏无羡。
莫玄羽的相貌本就很是漂亮清秀,献舍给魏无羡后,眉眼间更是多了几分明俊逼人笑意粲然,而伴随着他重新结丹,他的相貌与前世的夷陵老祖愈发相像,显得丰神俊朗。但此时这张脸上只有憔悴与虚弱,黑眼圈重的吓人。魏无羡身形消瘦,似乎来一阵风就能把他带走,眼神里全是悲伤,呆滞地望向他。

     江澄先开口,带着他一贯的嘲讽:“呵,还夷陵老祖呢,魏无羡,看看你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

    魏无羡平静道:“江澄,我现在没时间与你吵,若是觉得我碍眼,我明天一定走。只是现在我有要紧的事,你让开。”

    江澄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我竟是不知道,蓝二原来还有这般好本事,让你为他牺牲一次江家不够,还要把你自己也搭进去。真是可以啊!”

    魏无羡猛地怒视着他,喝道:“江澄!够了!适可而止!”

     出乎意料,江澄竟是真的闭嘴了,只是目光更加锐利与不善。但魏无羡无暇思索他的异样,举起随便就又要吹奏,忽然,江澄再次开口了。

    “这里没有。”

     魏无羡诧异地看向他:“什么?”

     江澄不耐地说:“你不是在找蓝二的魂魄吗?!我说,蓝二的魂魄不在云梦。”

     魏无羡心头再次弥漫着熟悉的失望感,但这次还伴随着奇怪,他问道:“你怎么知道?”

     江澄翻个白眼道:“我好歹是江家家主,云梦是我的地盘,知道这点小事还不简单?”

    魏无羡看着他半晌,道:“多谢。”说罢,飞身离开。

    江澄看着他离去。

    其实哪有他说的那么轻松,他可是亲自,如同魏无羡一样走遍整个云梦,才确认蓝忘机魂魄不在这里这一事实。

    魏无羡,这是我还给你的。

    魏无羡回到客栈的房间里,顿时跪坐在地上。

    没有……这里也没有……

    蓝湛,你到底去了哪里?

    魏无羡强迫自己的大脑飞速转动。蓝湛一定不会消失的,所以他到底在哪里呢?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所遗漏的吗?

    突然,魏无羡神色一僵。

     确实还有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改变了他的一生,对他们的意义自是不用说。而他和蓝湛二人在那里也曾经历过许多,只是那些回忆都不美好,甚至痛彻心扉,所以被魏无羡一直下意识忽略了。

     那里就是,夷陵,乱葬岗。

________

我什么都没有写就屏蔽我,然后我一字没改就提交就解封了,我就加了个数字又屏蔽了,我又一字没改提交又解屏了,结果我什么都没做一个小时后回来看又屏蔽了……lof你是不是就是看我不顺眼?不顺眼就直说,折腾人算几个意思?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