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雪童话

【忘羡】寻觅(中)(2)

   羡羡场合的问灵几个月⊙▽⊙
原著向 但私设众多
人物归墨香 ooc归我
狗血有 雷人有
如有撞梗 纯属巧合

还有一发,晚点发,看能不能发出来。
想看的道友关注我呀(我是不会告诉你我在求红心的(๑•ั็ω•็ั๑))

  那天夜里,天空中没有月亮,也找不到一颗星星,整片大地被不祥的黑暗笼罩着。

     随着一道冰蓝色的剑芒射出,那头凶狠至极的妖兽终于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四周已是一片狼藉。

     魏无羡放下手中的陈情,从树后转了出来,看着从半空中翩然飘下的蓝忘机,总算松了一口气,用衣袖随意擦了擦脸上的汗,扬起一抹笑。

     此前他与蓝忘机一路云游,碰到作祟的妖魔鬼怪就顺手除掉,倒也是逍遥自在。

     这日他们行至一座城,城门上的匾额题曰“无归”,看到这个名字魏无羡就撇了撇嘴,毫无形象地靠在蓝忘机
身上,笑到:“蓝湛,你看这座城名。”

     蓝忘机点点头“嗯。”

     魏无羡继续道:“无归 ,好霸道的名字。”

     蓝忘机淡然道:“当有蹊跷。”

     魏无羡道:“是啊,不然好好的一座城怎么会落得这么个名字?向着这里一路行来的路上好多客栈酒肆的伙计都提醒我们到了这里一定要当心,现在我倒是好奇这里究竟有什么了。”

     说着,两人便进了城,出乎意料的是,城中颇为热闹,与寻常城镇一般无二。

     他们随意找了一家酒肆,进去后坐下,店里伙计一看两人气度不凡,尤其是蓝忘机,仿若仙人下凡,不敢怠慢,急忙上前招呼。

     魏无羡点了许多素菜,蓝忘机反而点了一桌辣菜和几壶酒。待菜上齐,魏无羡一边吃,一边熟练地与伙计搭话。

     “诶,话说你们这里挺繁华的啊。”

      伙计骄傲的说:“那是,这里可是方圆百里的大城,若是客官你们赶上市集,周围各个小镇上的人都来参加,那才叫一个热闹呢!”

     魏无羡随即问:“那为何这里会叫‘无归’这么个名?多不吉利啊?”

     “这名字……其实是来自城郊的无归山。”伙计说到这里,犹豫着看了忘羡二人一眼,道,“我看二位也是修炼之人,奉劝二位还是不要去那里为好。”

     魏无羡奇道:“哦?这是为何?”

     伙计道:“客官有所不知,说起那无归山,据说很久以前也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只是在百年前,曾下了一场暴雨,有一道雷直直劈在山上,从那天起,山上就多了什么东西,只要是去到那座山上的人,全部都有去无回,以前曾经有许多修士前往试图查明山上情况,但他们也同样再未回来。渐渐地,大家就都说,山上的是极凶恶的妖物。幸而那怪物也从不下山到城镇里来打扰人们生活,所以大家不再往那座山附近去后,也就不再有死亡的人了,城里有就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

     魏无羡道:“有这么一座山,为何我们都没有听说过?”

     伙计道:“这我知道,小时候听老人说,上一次有人死在那座山里,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而从那以后再无人员伤亡。况且死了那么多修士还未能解决,太落当时驻守这里的世家的面子,消息就被压下了。”

    魏无羡问:“当时驻守在这里的世家是谁啊?”

    “岐山温氏。”

     魏无羡明白了,以岐山温氏的做派,定是能做出压下消息这种事的,毕竟只要保全他们的傲慢,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

     魏无羡没有什么打听的了,就摆摆手让伙计离开了,伙计转身时自语道:“说起来,今天好像正好是最后一个死在山上的人的祭日呢,刚好五十年了。”

     当魏无羡听到这么整的一个年份数时,心头便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就在那天夜里,他的预感应验了。

     修真之人五感本就比寻常人灵敏的多,而魏无羡修鬼道魂魄灵敏,蓝忘机又灵力高强,是以当妖兽来到距离城郭尚且有十几里处时两人就察觉了。若是让如此凶残的妖兽当真进入了城里,只怕当真要流血漂橹,尸横遍野了。

     两人不敢耽搁,立即寻至城郊,远远地,就见到了一头骇人至极的妖兽。

     饶是以忘羡二人的见识,竟也无法说出这究竟是何妖兽,只见它体型硕大,竟是比之当初的屠戮玄武尚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獠牙利爪,皮糙肉厚,想来恐怕也是某种远古凶兽。

     想来这妖兽五十年未出并非脾气好,只是身形过于庞大使之行动不便,但是五十年间未曾进食,恐怕此时已是饿红了眼,便不顾一切地下山觅食了。

     魏无羡献舍得来的身体虽已结丹,但是灵力不足,而他前世修炼的鬼道是与他的魂魄契合的,哪怕他重来一世,魂魄未变就依然有效,是以魏无羡仍是常用些鬼道的小手段,有蓝忘机在旁守护自是无虞。

     但此时鬼道用于妖兽身上却作用不大,于是魏无羡只负责吹笛干扰凶兽,并召出些许走尸干扰它行动,主要的攻击则是交给蓝忘机。

     因为蓝忘机要正面迎上妖兽的所有火力,所以魏无羡始终悬着一颗心,此时终于杀死了凶兽,便是松了一口气,前去迎上蓝忘机。

     然而此时,变故陡生。

     就在魏无羡经过妖兽身侧的那一刻,从妖兽身上传来一阵爆裂声,随后一道黑气从妖兽胸口射出来,直直向魏无羡袭去。

     魏无羡尚且未做出反应,就已经被一个溢满檀香气息的怀抱紧紧拥住,仿佛护住一生至宝般的紧,随后一声破肉细响,瞬间让魏无羡的心变得冰凉一片。

     魏无羡惊道:“蓝湛?!”

     然而没有嗓音回应他,回应他的只有身上陡然沉重的重量,感觉到那道白色身影逐渐无力地滑落,魏无羡急忙伸手去扶,然而他自己却也腿上一软,便带着人一同跌坐在地上。

     即便这样,蓝忘机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安静地伏在魏无羡肩头,安静得让魏无羡的心都疼痛起来,仿佛有一双手,死死地拧着,又仿佛是沉入了无底的深海,冰冷而又让人窒息,直教人痛不欲生。

      魏无羡感觉此时他已经摇摇欲坠,只靠大脑里的最后一根脆弱的弦绷着才没垮塌。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将蓝忘机扶倒,让蓝忘机的头枕在他的膝盖上。蓝忘机双目轻阖,仿佛只是睡着了一样,只是原本就白皙的脸颊此时呈现出一种毫无血色的、甚至略微泛青的苍白。

      魏无羡抚上蓝忘机的脸颊,急声唤到:“蓝湛!蓝二哥哥!醒一醒啊。”

      唤了几声后无果,魏无羡的嗓音已是哽咽沙哑的说不出话,眼圈泛红的厉害,他浑身剧烈颤抖着,伸手去探蓝忘机鼻息。在探到那微弱的气息时,魏无羡总算是稍微放松了一点。然而随之,当他探查蓝忘机身体内部时,他瞬间僵硬成一块石头。

     蓝忘机体内,原本完整的魂魄只余下了十之一二,剩余十之八九,不知所踪。

     魏无羡简直不敢相信,他反复查看,却都是这样的结果。大脑里的那根弦倏然崩断,一瞬间,那些他曾经痛失的,让他心痛欲狂的景象,都涌了进来,他仿佛又回到了火光中的莲花坞,仿佛又看到了师姐脖颈涌血地倒在他面前,最后的最后,一切定格在了面前的这个人身上,定格在他悄无声息地躺在他怀里的时刻。
    
     透明的液体从魏无羡脸颊滑落至蓝忘机脸上,一时间,竟无法分辨泪流满面的究竟是谁。

      魏无羡呆愣愣地坐在地上许久许久,脑海中像是发生了一场毁天灭地的爆炸,直到他的手微微一动,触碰上蓝忘机的胸膛。

     那里依然是温暖的,依然是有起伏的,魏无羡的手稍稍使点劲向下按压,还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那一阵阵属于生命的搏动,像是给魏无羡注入了强心剂,使他瞬间恢复了一线清明。

     蓝湛没有死。

     他费力地将蓝忘机背起来,踏上随便。

     蓝湛还活着。

     御剑时带起的风从魏无羡耳边呼啸而过,吹干了他脸上的泪痕。背上的重量,让他恍然间回到了当初的屠戮玄武洞,但有许多东西,早已不同了。
他还活着,我一定、一定要让他醒来,一定要救他,只要能救他,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拼尽全力地赶到云深不知处,魏无羡几乎是踉跄着下了随便,他顾不上喘口气,更顾不上那些蓝家门生诧异的眼神,急匆匆地回到静室,将蓝忘机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就把自己关进了藏书阁。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