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雪童话

【忘羡】寻觅(中)(1)

羡羡场合的问灵几个月⊙▽⊙
原著向 但私设众多
人物归墨香 ooc归我
狗血有 雷人有
如有撞梗 纯属巧合

这本该是一个一周前发布的文(……)这本该是一发完的文,然而我被屏蔽了整整6次,差点一气之下卸载退圈了。

然而一想或许还是有人在期待这个故事,我还是整理了一下心情,决定一段一段发,看看到底是哪段违规了。

剩余部分一会儿发,《寻觅》和《光影》我会努力不坑,一定会想方设法更完的。

2.

     江湖传言,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一名黑衣翩翩佳公子 ,负一琴双剑,腰悬一笛,孑然一身行过大江南北。

     他每到一处,也不参加夜猎,只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吹着乌笛,走遍每一条街巷,踏过城郊每一条山路,像是在万分仔细地寻找着什么。

      他的笛音宁静悠扬,随着夜风送到千门万户,让人不由得感到心情平静。只有最有智慧的老人,听着笛音摇头叹息“悲哉,悲哉,求不得却又奈何情根深种。”

     在云梦的一座酒肆里,一群修士正一边畅饮一边聊着修真界最近的大事奇事。

     “诶,你们听说最近的那个传言了吗?”

     “道友指的可是云游黑衣的传闻?”

     “正是,要说这事也是奇怪,你说一般人也只有一柄灵剑,可他却是身背两柄,不仅如此,还带着一琴一笛。”

     “哈哈,带着如此多的兵器,莫不是在炫耀他所通甚多、实力卓绝?”

     “可是炫耀本事的最好方法不应是多多夜猎,多多杀敌吗?可我分明听说此人从不夜猎,只是到哪里都吹他的笛子。”

      “谁知道呢?也说不定这就是个纨绔公子哥呢。”

      这时一个一直没出声的修士犹犹豫豫的说:“哎,诸位,其实我一直在想,一身黑衣,身边还带着一支通体乌黑的笛子,这,这岂不是……”
 
      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嗫嚅着说:“岂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位夷陵老祖嘛?”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呢?”
   
    “就是就是,夷陵老祖现在处处与含光君在一起,怎么可能是孤身一人呢?”

     那个修士脸涨得通红,但还是坚持说:“可我前阵子曾偶然听到过一队蓝家修士的话,说是含光君似乎是出了什么事。说不定夷陵老祖正是背着含光君的琴到处寻找含光君呢?”

     “哈哈哈哈那也不可能吧,那是谁,那可是掀起过腥风血雨的夷陵老祖啊。就算是前阵子各大世家全都替他澄清,说他并不真的那般穷凶极恶,但他的风流总不是假的吧?”

     “可是……夷陵老祖和含光君据说极其恩爱啊?听说夷陵老祖几乎离不开含光君呢!”

     “哎你懂什么?那是一回事,含光君若是真有什么事是另一回事,依我看含光君若真有事夷陵老祖应当另寻新欢才对吧。”

     “是啊是啊,夷陵老祖邪魅狂狷、游戏花丛桃色芬芳才对,怎么可能会如此深情?”

     一群修士八卦的热火朝天 ,谁都没有注意到旁边一个紫衣人仰头喝尽了杯中酒,极其烦躁地放下了杯子,右手在左手带着的戒指上摩挲了一圈,眉头皱了又皱,最终还是收回了手,起身走出了酒肆。

     云梦的一处客栈内,魏无羡正坐在床榻上,凝视着面前的一琴一剑,眼中满是悲伤,旁边的地上则随意散落着随便与陈情。

     沉默了一阵,魏无羡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忘机琴抱进怀里,低下头,似乎还能嗅到一缕由琴的主人留下来的檀香。

     魏无羡喃喃道:“蓝湛。”

     手收得更紧了些,仿佛怀里的不是冷冰冰的琴,而是那个他所挚爱的、表面冷冰冰而内心感情热烈深沉的人。

     “你到底在哪里啊?”魏无羡继续自语,有一抹晶莹从他的眼底泛起。

     “我找不到你了。”

     “蓝湛,蓝二哥哥,你是在惩罚我让你等了十三年吗?”

     “我好想你啊蓝湛……”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