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雪童话

【忘羡】寻觅(中)(3部分汇总)

羡羡场合的问灵几个月⊙▽⊙
原著向 但私设众多
人物归墨香 ooc归我
狗血有 雷人有
如有撞梗 纯属巧合

我回来啦,高三真的是忙成狗。
各位看官要耐心,《寻觅》一定不会坑,《光影》也不会坑,相信我!(๑•ั็ω•็ั๑)

2.

           江湖传言,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一名黑衣翩翩佳公子 ,负一琴双剑,腰悬一笛,孑然一身行过大江南北。

            他每到一处,也不参加夜猎,只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吹着乌笛,走遍每一条街巷,踏过城郊每一条山路,像是在万分仔细地寻找着什么。

           他的笛音宁静悠扬,随着夜风送到千门万户,让人不由得感到心情平静。只有最有智慧的老人,听着笛音摇头叹息“悲哉,悲哉,求不得却又奈何情根深种。”

           在云梦的一座酒肆里,一群修士正一边畅饮一边聊着修真界最近的大事奇事。

           “诶,你们听说最近的那个传言了吗?”

           “道友指的可是云游黑衣的传闻?”
   
           “正是,要说这事也是奇怪,你说一般人也只有一柄灵剑,可他却是身背两柄,不仅如此,还带着一琴一笛。”

          “哈哈,带着如此多的兵器,莫不是在炫耀他所通甚多、实力卓绝?”

           “可是炫耀本事的最好方法不应是多多夜猎,多多杀敌吗?可我分明听说此人从不夜猎,只是到哪里都吹他的笛子。”

           “谁知道呢?也说不定这就是个纨绔公子哥呢。”

            这时一个一直没出声的修士犹犹豫豫的说:“哎,诸位,其实我一直在想,一身黑衣,身边还带着一支通体乌黑的笛子,这,这岂不是……”

            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嗫嚅着说:“岂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位夷陵老祖嘛?”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呢?”

           “就是就是,夷陵老祖现在处处与含光君在一起,怎么可能是孤身一人呢?”

            那个修士脸涨得通红,但还是坚持说:“可我前阵子曾偶然听到过一队蓝家修士的话,说是含光君似乎是出了什么事。说不定夷陵老祖正是背着含光君的琴到处寻找含光君呢?”

            “哈哈哈哈那也不可能吧,那是谁,那可是掀起过腥风血雨的夷陵老祖啊。就算是前阵子各大世家全都替他澄清,说他并不真的那般穷凶极恶,但他的风流总不是假的吧?”

            “可是……夷陵老祖和含光君据说极其恩爱啊?听说夷陵老祖几乎离不开含光君呢!”

            “哎你懂什么?那是一回事,含光君若是真有什么事是另一回事,依我看含光君若真有事夷陵老祖应当另寻新欢才对吧。”

             “是啊是啊,夷陵老祖邪魅狂狷、游戏花丛桃色芬芳才对,怎么可能会如此深情?”

             一群修士八卦的热火朝天 ,谁都没有注意到旁边一个紫衣人仰头喝尽了杯中酒,极其烦躁地放下了杯子,右手在左手带着的戒指上摩挲了一圈,眉头皱了又皱,最终还是收回了手,起身走出了酒肆。

             云梦的一处客栈内,魏无羡正坐在床榻上,凝视着面前的一琴一剑,眼中满是悲伤,旁边的地上则随意散落着随便与陈情。

             沉默了一阵,魏无羡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忘机琴抱进怀里,低下头,似乎还能嗅到一缕由琴的主人留下来的檀香。

             魏无羡喃喃道:“蓝湛。”

             手收得更紧了些,仿佛怀里的不是冷冰冰的琴,而是那个他所挚爱的、表面冷冰冰而内心感情热烈深沉的人。
   
              “你到底在哪里啊?”魏无羡继续自语,有一抹晶莹从他的眼底泛起。

              “我找不到你了。”

              “蓝湛,蓝二哥哥,你是在惩罚我让你等了十三年吗?”

              “我好想你啊蓝湛……”

               那天夜里,天空中没有月亮,也找不到一颗星星,整片大地被不祥的黑暗笼罩着。

              随着一道冰蓝色的剑芒射出,那头凶狠至极的妖兽终于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四周已是一片狼藉。

             魏无羡放下手中的陈情,从树后转了出来,看着从半空中翩然飘下的蓝忘机,总算松了一口气,用衣袖随意擦了擦脸上的汗,扬起一抹笑。

             此前他与蓝忘机一路云游,碰到作祟的妖魔鬼怪就顺手除掉,倒也是逍遥自在。

             这日他们行至一座城,城门上的匾额题曰“无归”,看到这个名字魏无羡就撇了撇嘴,毫无形象地靠在蓝忘机身上,笑到:“蓝湛,你看这座城名。”

              蓝忘机点点头“嗯。”

              魏无羡继续道:“无归 ,好霸道的名字。”

              蓝忘机淡然道:“当有蹊跷。”

              魏无羡道:“是啊,不然好好的一座城怎么会落得这么个名字?向着这里一路行来的路上好多客栈酒肆的伙计都提醒我们到了这里一定要当心,现在我倒是好奇这里究竟有什么了。”

              说着,两人便进了城,出乎意料的是,城中颇为热闹,与寻常城镇一般无二。

             他们随意找了一家酒肆,进去后坐下,店里伙计一看两人气度不凡,尤其是蓝忘机,仿若仙人下凡,不敢怠慢,急忙上前招呼。

              魏无羡点了许多素菜,蓝忘机反而点了一桌辣菜和几壶酒。待菜上齐,魏无羡一边吃,一边熟练地与伙计搭话。 “诶,话说你们这里挺繁华的啊。”

            伙计骄傲的说:“那是,这里可是方圆百里的大城,若是客官你们赶上市集,周围各个小镇上的人都来参加,那才叫一个热闹呢!”

             魏无羡随即问:“那为何这里会叫‘无归’这么个名?多不吉利啊?”

             “这名字……其实是来自城郊的无归山。”伙计说到这里,犹豫着看了忘羡二人一眼,道,“我看二位也是修炼之人,奉劝二位还是不要去那里为好。”

             魏无羡奇道:“哦?这是为何?” 伙计道:“客官有所不知,说起那无归山,据说很久以前也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只是在百年前,曾下了一场暴雨,有一道雷直直劈在山上,从那天起,山上就多了什么东西,只要是去到那座山上的人,全部都有去无回,以前曾经有许多修士前往试图查明山上情况,但他们也同样再未回来。渐渐地,大家就都说,山上的是极凶恶的妖物。幸而那怪物也从不下山到城镇里来打扰人们生活,所以大家不再往那座山附近去后,也就不再有死亡的人了,城里有就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

              魏无羡道:“有这么一座山,为何我们都没有听说过?”

              伙计道:“这我知道,小时候听老人说,上一次有人死在那座山里,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而从那以后再无人员伤亡。况且死了那么多修士还未能解决,太落当时驻守这里的世家的面子,消息就被压下了。”

              魏无羡问:“当时驻守在这里的世家是谁啊?”

              “岐山温氏。”

              魏无羡明白了,以岐山温氏的做派,定是能做出压下消息这种事的,毕竟只要保全他们的傲慢,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

              魏无羡没有什么打听的了,就摆摆手让伙计离开了,伙计转身时自语道:“说起来,今天好像正好是最后一个死在山上的人的祭日呢,刚好五十年了。”

              当魏无羡听到这么整的一个年份数时,心头便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就在那天夜里,他的预感应验了。

               修真之人五感本就比寻常人灵敏的多,而魏无羡修鬼道魂魄灵敏,蓝忘机又灵力高强,是以当妖兽来到距离城郭尚且有十几里处时两人就察觉了。

               若是让如此凶残的妖兽当真进入了城里,只怕当真要流血漂橹,尸横遍野了。 两人不敢耽搁,立即寻至城郊,远远地,就见到了一头骇人至极的妖兽。

               饶是以忘羡二人的见识,竟也无法说出这究竟是何妖兽,只见它体型硕大,竟是比之当初的屠戮玄武尚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獠牙利爪,皮糙肉厚,想来恐怕也是某种远古凶兽。

              想来这妖兽五十年未出并非脾气好,只是身形过于庞大使之行动不便,但是五十年间未曾进食,恐怕此时已是饿红了眼,便不顾一切地下山觅食了。

              魏无羡献舍得来的身体虽已结丹,但是灵力不足,而他前世修炼的鬼道是与他的魂魄契合的,哪怕他重来一世,魂魄未变就依然有效,是以魏无羡仍是常用些鬼道的小手段,有蓝忘机在旁守护自是无虞。

             但此时鬼道用于妖兽身上却作用不大,于是魏无羡只负责吹笛干扰凶兽,并召出些许走尸干扰它行动,主要的攻击则是交给蓝忘机。

             因为蓝忘机要正面迎上妖兽的所有火力,所以魏无羡始终悬着一颗心,此时终于杀死了凶兽,便是松了一口气,前去迎上蓝忘机。

             然而此时,变故陡生。

             就在魏无羡经过妖兽身侧的那一刻,从妖兽身上传来一阵爆裂声,随后一道黑气从妖兽胸口射出来,直直向魏无羡袭去。

             魏无羡尚且未做出反应,就已经被一个溢满檀香气息的怀抱紧紧拥住,仿佛护住一生至宝般的紧,随后一声破肉细响,瞬间让魏无羡的心变得冰凉一片。

             魏无羡惊道:“蓝湛?!”

             然而没有嗓音回应他,回应他的只有身上陡然沉重的重量,感觉到那道白色身影逐渐无力地滑落,魏无羡急忙伸手去扶,然而他自己却也腿上一软,便带着人一同跌坐在地上。

              即便这样,蓝忘机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安静地伏在魏无羡肩头,安静得让魏无羡的心都疼痛起来,仿佛有一双手,死死地拧着,又仿佛是沉入了无底的深海,冰冷而又让人窒息,直教人痛不欲生。

              魏无羡感觉此时他已经摇摇欲坠,只靠大脑里的最后一根脆弱的弦绷着才没垮塌。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将蓝忘机扶倒,让蓝忘机的头枕在他的膝盖上。蓝忘机双目轻阖,仿佛只是睡着了一样,只是原本就白皙的脸颊此时呈现出一种毫无血色的、甚至略微泛青的苍白。

             魏无羡抚上蓝忘机的脸颊,急声唤到:“蓝湛!蓝二哥哥!醒一醒啊。”

             唤了几声后无果,魏无羡的嗓音已是哽咽沙哑的说不出话,眼圈泛红的厉害,他浑身剧烈颤抖着,伸手去探蓝忘机鼻息。

              在探到那微弱的气息时,魏无羡总算是稍微放松了一点。然而随之,当他探查蓝忘机身体内部时,他瞬间僵硬成一块石头。

             蓝忘机体内,原本完整的魂魄只余下了十之一二,剩余十之八九,不知所踪。

             魏无羡简直不敢相信,他反复查看,却都是这样的结果。大脑里的那根弦倏然崩断,一瞬间,那些他曾经痛失的,让他心痛欲狂的景象,都涌了进来,他仿佛又回到了火光中的莲花坞,仿佛又看到了师姐脖颈涌血地倒在他面前,最后的最后,一切定格在了面前的这个人身上,定格在他悄无声息地躺在他怀里的时刻。

             透明的液体从魏无羡脸颊滑落至蓝忘机脸上,一时间,竟无法分辨泪流满面的究竟是谁。

             魏无羡呆愣愣地坐在地上许久许久,脑海中像是发生了一场毁天灭地的爆炸,直到他的手微微一动,触碰上蓝忘机的胸膛。

             那里依然是温暖的,依然是有起伏的,魏无羡的手稍稍使点劲向下按压,还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那一阵阵属于生命的搏动,像是给魏无羡注入了强心剂,使他瞬间恢复了一线清明。

             蓝湛没有死。

            他费力地将蓝忘机背起来,踏上随便。

             蓝湛还活着。

             御剑时带起的风从魏无羡耳边呼啸而过,吹干了他脸上的泪痕。背上的重量,让他恍然间回到了当初的屠戮玄武洞,但有许多东西,早已不同了。

             他还活着,我一定、一定要让他醒来,一定要救他,只要能救他,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拼尽全力地赶到云深不知处,魏无羡几乎是踉跄着下了随便,他顾不上喘口气,更顾不上那些蓝家门生诧异的眼神,急匆匆地回到静室,将蓝忘机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就把自己关进了藏书阁。

              整整三天三夜,魏无羡不吃不睡,只重复着翻阅古籍的动作,期间似乎有蓝氏门生前来过问过他,也给他送过吃食,但他却是完全不理睬。

             终于是不负苦心人,魏无羡总算在浩如烟海的典籍里找到了有用的资料。

             首先,那头妖兽果真是上古的凶兽,正是那时的那道雷电破开了封印,才使得妖兽重新出世。而那道黑气正是这妖兽的精气。

             不愧是煞气极重的凶兽,它有一项天赋技能,就是在濒死时可将精气脱出身体来攻击自己身边的敌人,以达到为自己报仇雪恨的目的。一旦人被这精气击中,魂魄就会被强行从身体中抽离,幸而那妖兽并不会吞噬魂魄,故被抽离的魂魄还会在世间存在一段时间,才会渐渐消散。

              而蓝忘机灵力高强,故那道精气并未能将他的魂魄全部抽离。此种情况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正是留下的一部分魂魄吊住了蓝忘机的一口气,才没让他当即身亡;坏处则是由于魂魄不全,蓝忘机游离的魂魄会失去记忆,只能遵循本能与执念游荡。

              其次,魏无羡还在一本志怪杂谈中读到了有关找回魂魄的内容。那本书记载,魂魄,尤其是失去记忆的魂魄,一般都会游荡在他们生前最熟悉,或是对他们有重大意义的地方。而寻找者只能靠自己对该魂魄的了解去寻找。不过,若是能有什么令魂魄印象深刻的事物,就更有可能将魂魄吸引过来。

              魏无羡当即有了主意。一想到每过一瞬蓝忘机的魂魄就多一分危险,魏无羡就丝毫不敢耽搁。他猛地站起身,却突然眼前一黑就要栽倒,此时一双手从旁伸出扶住了他。

              魏无羡恍惚着转头,直到眼前黑云渐渐散去才看清这个人。与蓝湛一模一样的容貌,只是眸色更深,此人正是蓝曦臣。

             那张从来都是温柔和煦的脸庞,此时满是憔悴与忧愁。也是,结义兄弟双双惨死,本就心头巨恸,结果刚刚出关又听到自己唯一的胞弟传来的噩耗,怎能不憔悴万分?

             思及此,魏无羡更是感到无与伦比的内疚,但此时他更心心念念的是去找回蓝忘机的魂魄。他急急开口:“泽芜君,我……”

            “魏公子,听说你已经三天未进食了,若是忘机在此,定是不愿看到你这样的。”

            闻言,魏无羡一哽,泪水就要泛上来,此时蓝曦臣又道:“忘机的事……我已经听说了,魏公子也无需自责,此事错不在你。想来保护了你,忘机也定是无憾了。”

            魏无羡急忙说:“不是的泽芜君,我已经找到能救回蓝湛的方法了,我一定能把他救回来的,我不会让他离开我的!真的!”

            闻言,蓝曦臣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喜的神色,眼里迸出光芒,问道:“当真……能救回忘机?”

            魏无羡连连点头:“当真,我现在就动身……”

            说着向前迈出,却又是腿下一软,幸而蓝曦臣再次扶他一下。待他站稳,担忧道:“魏公子你近几天实在过于劳累,不如先休息一下吧。”

             魏无羡却执拗地摇了摇头:“不了,多耽误一时就多一分风险,我现在就动身,在山下买些干粮带着上路就可。”

             望着魏无羡眼眸中的坚定,蓝曦臣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魏公子一路一定要当心。”

             魏无羡一笑:“自然,我的命是蓝湛救回的,我定不会辜负他。我走后,还烦请泽芜君照顾好蓝湛。”

             蓝曦臣点点头:“自然。”

             目送着魏无羡飞奔而出,蓝曦臣摇了摇头,又欣慰地一笑。

              魏公子与忘机,有些地方当真是相像的。

             忘机终是未白白受戒鞭之苦、相思之罪,那人现在,也是回报了忘机一腔深情。

             现在只愿忘机能无恙地归来。 不过想来忘机应当也舍不得把魏公子独自丢在世上吧。

             魏无羡离开了云深不知处,不仅带着自己的随便与陈情,还带着忘机琴与避尘,以睹物思人。

             若说起能令蓝忘机印象深刻的事物,魏无羡相信当属那曲忘羡,正是这首曲子,让他们重逢并结下这一世的缘。

             于是,魏无羡每寻至一处,都会在阴气最重、最适宜魂魄出没的时刻,吹起一曲忘羡,寻过每一条大街小巷,生怕错过了蓝忘机。

             为了以防万一,魏无羡甚至连沿途的城镇都不放过,生怕若是蓝忘机的魂魄暂时在此歇脚,他们就错过了。

             然而几个月来,他寻遍了有他们二人回忆的地方,云深不知处、彩衣镇、屠戮玄武洞遗址、温家当年举办清谈会的地方、百凤山、大梵山、云萍城、甚至蓝忘机曾醉酒的地方,凡是魏无羡认为留有他们美好的、或暧昧或坦诚的回忆的地方,他都寻遍了,却仍是未能找到蓝忘机。

             魏无羡开始慌了,他开始一天天地夜不成眠,每当他又一次地带着失望踏进留宿的客栈,一片漆黑中躺在空荡荡的床上望着天花板,他就会控制不住地去想:蓝湛游离在外的魂魄毕竟是残缺不全的、虚弱的,万一他遇上危险怎么办?万一他被袭击了怎么办?万一他开始消散了怎么办?万一……他不在了怎么办?

            魏无羡越想越心慌,他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他只知道,若是失去了蓝忘机,夷陵老祖恐怕再也没有勇气在这个对他格外残忍的世界上存在下去了。

           为了让胸口不再酸痛难忍,魏无羡就会将忘机琴抱在怀里,那股残留在琴上的熟悉气息就能安抚住魏无羡的心,让他再次有勇气寻找下去。但琴毕竟是冰冷的,不如人的体温能温暖另一个人的心,所以魏无羡只是抱着琴,睁眼躺到天光大亮,然后再赶往下一个地方。

            寻遍了魏无羡记忆中美好的地方后仍未找到蓝忘机,魏无羡只得扩大寻找范围,将凡是与他们二人有深刻渊源的地方都找遍。

             这日,他来到了云梦,这个与他血肉相连的地方。

             魏无羡从回忆中惊醒,他竟已抱着忘机琴呆坐了几个时辰。望了望窗外的天光,魏无羡拿起随便,从窗户一跃而出。

             黑衣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街上,悠扬的笛音随之响起。 然而魏无羡刚刚转过一条街,就顿住了。

             街的尽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澄。

             这是二人自观音庙一别以来第一次见面,饶是魏无羡一向能言善道,在此情景下竟也是说不出话来。

             江澄眉头紧紧皱着,上下打量着魏无羡。

             莫玄羽的相貌本就很是漂亮清秀,献舍给魏无羡后,眉眼间更是多了几分明俊逼人笑意粲然,而随着他重新结丹,受灵魂牵引他的相貌也变得愈发同前世的夷陵老祖相像,显得丰神俊朗。但此时这张脸上只有憔悴与虚弱,黑眼圈重的吓人。魏无羡身形消瘦,似乎来一阵风就能把他带走,眼神里全是悲伤,呆滞地望向他。

             江澄先开口,带着他一贯的嘲讽:“呵,还夷陵老祖呢,魏无羡,看看你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

             魏无羡平静道:“江澄,我现在没时间与你吵,若是觉得我碍眼,我明天一定走。只是现在我有要紧的事,你让开。”

             江澄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我竟是不知道,蓝二原来还有这般好本事,让你为他牺牲一次江家不够,还要把你自己也搭进去。真是可以啊!”

             魏无羡猛地怒视着他,喝道:“江澄!够了!适可而止!”

             出乎意料,江澄竟是真的闭嘴了,只是目光更加锐利与不善。但魏无羡无暇思索他的异样,举起陈情就又要吹奏,忽然,江澄再次开口了。

              “这里没有。”

               魏无羡诧异地看向他:“什么?”

              江澄不耐地说:“你不是在找蓝二的魂魄吗?!我说,蓝二的魂魄不在云梦。”

              魏无羡心头再次弥漫着熟悉的失望感,但这次还伴随着奇怪,他问道:“你怎么知道?”

              江澄翻个白眼道:“我好歹是江家家主,云梦是我的地盘,知道这点小事还不简单?”

              魏无羡看着他半晌,道:“多谢。”说罢,飞身离开。

              江澄看着他离去。

              其实哪有他说的那么轻松,他可是亲自,如同魏无羡一样走遍整个云梦,才确认蓝忘机魂魄不在这里这一事实。

              魏无羡,这是我还给你的。

              魏无羡回到客栈的房间里,顿时跪坐在地上。

              没有……这里也没有…… 蓝湛,你到底去了哪里?

              魏无羡强迫自己的大脑飞速转动。蓝湛一定不会消失的,所以他到底在哪里呢?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所遗漏的吗?

             突然,魏无羡神色一僵。

             确实还有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改变了他的一生,对他们的意义自是不用说。而他和蓝湛二人在那里也曾经历过许多,只是那些回忆都不美好,甚至痛彻心扉,所以被魏无羡一直下意识忽略了。

             那里就是,夷陵,乱葬岗。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