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雪童话

【忘羡】寻觅(上)

羡羡场合的问灵几个月⊙▽⊙
原著向 但私设众多
人物归墨香 ooc归我
狗血有 雷人有
如有撞梗 纯属巧合

          乌云漫卷的苍穹之下,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漆黑。
 
          漆黑的焦土上遍布着漆黑的嶙峋怪石,漆黑的树木枝干上顶着稀疏萧条的几片叶子,在厉啸而过的阴风中瑟瑟发抖。除了这一片令人心头恐惧的漆黑外,此地只有一具具浅埋于地下的尸骸,与盘旋在半空中的一缕缕不散的阴魂。飞鸟走兽,乃至虫蛛蚁蛇,均半点不见,更别提人烟,只有不灭的鬼哭,久久不散。

          几个月前,当他重新有意识时,便身处于这般如地狱的地方。

          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亡,只是一缕幽魂,因为他发现自己无法触碰任何现世之物,只能碰到其他鬼魂,但他却不记得他是如何死去,又是怎样到了这里。不仅如此,他的其他记忆也是一片空白,不知自己是何人,来自何方,生平几许。但他也并非完全没有了关于过往的印象,在他的脑海里,他的灵魂深处,仿佛烙铁烙印的一般,一直深深印着一句话。

           要去保护他,要去保护好魏婴。

            他不记得魏婴是谁了,但他记忆中有一幅十分模糊的画面:漆黑的背景上,晕染着大片鲜红的血色,狼藉中隐约可见一道漆黑的人影,茕茕孑立,孤单又萧索。他拼命想看清那个人的脸,却只能看见一双绝望的眼眸。每当此时,他都会感到一阵心痛,哪怕他明明已经是一个没有了心脏的魂。

           大概这个人就是魏婴了吧,他想,对方一定是对自己而言极其重要的人,才使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铭记着他。

            那一句话,与那一幅画面,是他唯二能在自己的脑海中搜寻出来的东西。但即便如此,他也对自己的情况大致有了推断。 他应当是一名修士,因为他的灵魂中蕴藏着其他灵魂不可比拟的澎湃灵力。他身上穿着一身严谨的白衣,额头上戴着一条抹额,在抹额的尾端用端严的正楷绣着“蓝忘机”三个字,想来这大概就是自己的名字了。

           既然自己只知道要去保护好魏婴,那么自然应当先去找到此人,但他发现自己无法离开这个山头,就好像有什么束缚着他,牵引着他,让他一直等在这里。

           然而这里实在是有太多的怨魂,他们渴望得到力量离开这里前去他方,于是与这里格格不入又灵力充沛的他成为众鬼的目标。虽说单打独斗其他鬼决不是他的对手,但几次后就有鬼结为一派,企图将他吞噬后平分灵力,幸而他实力卓绝,虽然因频繁应战导致魂体愈发虚弱,伤痕累累,但终究幸免于难。

            但这般下去也不是办法,他蹙眉,低头审视自己,白衣已经沾染了不少污秽,显得格外狼狈,身体周围的灵光也暗淡了不少。最为要紧的是,他一缕魂只靠执念存在于世,时间一长自然会烟消云散。

            ……若是他不在了,又有谁能站在魏婴身边护他周全?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神,比起自己的消亡,他更在意魏婴的安危。

            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他明明不知道魏婴长什么样,也不记得他与自己的关系与过往,但他就是本能的将对方放在比自身重要的多的位置上。

             突然,他察觉到了一阵崭新的灵力波动,不止是他,这座山上的所有有一定实力的灵体都感觉到了。

            有外人来到了这里。

            这是极其罕见的,这里是一片死地,除了树木没有其他的活体在这里存在,而在他来到这里的几个月里,更从未见过一个活人。此时的这个不速之客,让他不由得凝起心神。

             突然,一阵悠扬的笛音飞遍了整个山,笛音所吹的调子宁静平和,但细听却能听出一种如泣如诉苦苦追寻来,蓝忘机在听到笛音的瞬间僵住了。

             这首曲子,好生熟悉。

             他立刻向着笛音源头赶去,然而在他还未到时,笛音就戛然而止,他一惊,更是加快速度。远远的,他看见了令他惊心的一幕。

             吹笛人是一个一身黑衣的青年,他面前的地上躺着一支乌黑的笛子,背上还负着一把古琴与两柄剑。明明有这么多武器,然而他此刻的姿势却是异常狼狈。他整个人跪倒在地,将脸庞深埋在双手里,腰不堪重负般深深弯着,从指缝里透出的双眼中,是巨大的哀恸与浓浓的绝望,那是一种似乎已经不愿再活在世间、不再有任何眷恋的眼神。

             那双眼睛,与蓝忘机记忆中仅存的那个画面中的眼睛重合,但还未待他细想,之前一直站在青年面前、似在欣赏他的无力的怨魂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向青年发动了凌厉的一击。

              蓝忘机认得那个怨魂,他应当是已经存在于此数十年,极其深重的怨念让他不但没有消亡,反而通过吞噬弱小的魂灵力量变得愈发强大。蓝忘机能够战胜他,但也非常艰难,且由于自身也非人而未能消灭他,也幸而他很是自负,没有伙同其他怨灵来攻击他,不然他定会胜的惨烈,说不定会耗尽灵力与他同归于尽。

              而此时这样一个狠戾的角色以全力向青年发动了一击,而青年竟不闪不避,似要不作抵抗的承受这一击,蓝忘机来不及细思他是否就是魏婴,他的本能就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极速闪到了怨魂与青年之间,以自己的魂体替青年挡下了这一击。

              他只感到心神一阵剧烈的震荡,伴随着一种极度的晕眩,他的身影顿时变得虚幻了起来 ,竟是趋于透明,似乎马上就要彻底消散了。在他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

             “蓝湛!”

              随着这声呼唤,有什么东西涌进了他的脑海里。

             我要保护的人,果然就是你。

             原来我之所以被束缚在这里,是因为我曾在这里失去过你,因此此地成为我最深的执念,我是那么的,希望当时我能在这里,保护好你。
          
            幸而这次,我做到了。

            魏婴,你一定要在世上好好的活下去,这是我唯一的请求与最深的执念。

             蓝忘机彻底失去了意识,坠入了黑暗。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