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雪童话

【忘羡】光影(3)(又名:蓝警官变成兔兔被魏警官收养了)

双向暗恋
侦查局设定,现代(?)paro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part4.

        蓝忘机艰难的睁开眼睛。

        周围一片寂静,他眯起眼,好一会儿眼前的景象才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这里是……魏婴的办公室?

        蓝忘机曾来过许多次,自然轻松的认出这里正是夷陵研究所内魏婴的领地。

        可蓝忘机分明记得自己昏迷前受了重伤,按理说支援的警员赶到后应当将自己送到医院才是,为何自己会身处研究所中。

        而且从自己的视角来看,自己……似乎正躺在魏婴的书桌上?

        这时,腹部传来的一阵疼痛打断了蓝忘机的思绪。

        蓝忘机低头一看,饶是一向冷静如他也难免愣了一瞬。

        他看到的自己的身体,分明已经不再是人类的形态,而是变成了某种皮毛雪白的动物的样子。

        他又忍着肩膀的疼痛,将双手伸到眼前。正如他心中预料到的那样,他的双手此时已经变成两只短短的小爪子,同样覆盖着一层雪白柔软的绒毛。

        蓝忘机挣扎起身,他记得魏无羡的办公室的布局,办公室里没有镜子,但他书桌左侧是一扇大大的窗户,窗台上应当有一盆水,用于清洁的。

        蓝忘机转过头,果然看见了水盆。他刚想站起来,身体就不听使唤,一个踉跄摔回桌上。浑身的伤被牵扯到一同刺痛了起来,但蓝忘机面上仍毫无波动,仅仅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旋即归于平静。

        身体不再是人类形态,看来就没办法再像人形一样直立行走了。

        蓝忘机一边心中淡定的思忖着,一边尝试着用四肢一同支撑自己并配合着向前移动。

        仅仅尝试一次,他就成功的找准平衡,忍着身上的伤痛移动到水盆边缘,探头向里望去。

        水面映出的是一张小巧可爱的兔子的脸,长耳朵,粉鼻头,三瓣嘴,白绒毛,一切似乎都与普通的白兔一模一样。

        但这张脸上的眼睛却并非通红的,而是如同蓝忘机原本的眼睛一样,眸色浅淡似琉璃,眸底清冷平静。这双眼睛硬生生的给这只兔子平添了一种如同原本的含光君一样生人勿近的气场。

        自己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蓝忘机细细回想了一下他遇袭的全过程,最后思路定格在一个杀手脸上的狞笑以及他手里举起的形似麻醉枪的东西上,当时他正与四五个人同时缠斗分身乏术,只能任由那根细小的针管扎进了他的手臂,本以为那可能是麻醉剂或剧毒,却没想到……

        蓝忘机内心轻叹,水中的那只兔子眉头也微微皱起,莫名有种可爱之感。

        它,不,应该是他,回头一瞧来路,只见书桌上放着一个由几层棉布堆起来临时筑起的窝,正是方才他躺着的地方。

        看来现在也只能暂时呆在这里了,蓝忘机暗忖,自己现在身体不便,而这里又四下无人,只能等,等魏婴一会儿回来,了解了现在的状况再说吧。

        一想到这个名字,蓝忘机就感觉自己心中一暖,没想到自己在那种生死绝境中居然还是活了下来,纵然身体变成了这样,但依然还能……有无限可能。

         一边想着,他一边向着那个窝挪去,挪动过程中,他的视线落在书桌某处。

        这是……

        私自翻看他人东西实属不妥,蓝忘机犹豫了一下,但内心那份久已存在、且随着时间推移愈发炽热深沉的感情还是占了上风。他伸出一只爪子,艰难地拨开那一片狼藉,露出了几张似乎是演草纸的纸。

         之所以说是“似乎”,是因为那几张纸上只写了几个算式,其余的大片空白都被重复的两个字填满。

         “蓝湛”。

         字迹潦草,笔锋轻浮,却暗生秀骨。 是魏无羡的字,蓝忘机绝不会认错。

         心底似乎传来了轻轻的破碎声,仿佛有什么在被粗暴的深埋多年后终于等来了属于它的那缕春风,便欢欣的破土而出,充满希望的迎风招摇。

         蓝忘机感觉一股热意从胸口直涌上耳尖面颊。

         魏婴……你是否,也存有与我一样的心意?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