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雪童话

【忘羡】光影(又名:蓝警官变成兔兔被魏警官收留了)

写在前面:
本人超级小萌新一枚,人生的第一篇同人文献给忘羡。
因为是第一次写,文笔不好或情节bug请见谅。

本文要素:
双向暗恋 
侦查局设定 现代(?)au
侦查局警员勇斗犯罪组织温氏
忘机兔上线
私设众多
人物归墨香,剧毒ooc归我
学业繁重,不一定何时再更

以下原本是大纲,但似乎也可以当正文,以后有可能会再扩写

part1.

        一片漆黑的夜晚,天空中看不见月亮,也没有任何一颗星子。

        城郊废弃工厂里,本该有的一片死寂被突兀的枪声打破 。

         一阵激战后,地上横陈着十几具尸体,尸体身上穿的都是绣着炎面烈焰纹的黑衣—正是温氏 组织的标志,在满地鲜血与尸体中,有一个挺拔的身影依然立着,虽然一身白色制服上已经满是鲜血与污迹,但仍然无损此人的一身风骨—甚至鲜血反而都成为了他的映衬。

         蓝忘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努力的将脑中不住的晕眩感赶走-温氏很重视这次行动,派来的都是优秀的杀手,蓝忘机虽然解决了他们,但自己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肩头、手臂、大腿多处中弹,浑身擦伤,最严重的一处是腹部的枪伤,虽未伤及要害但血流不止,蓝忘机现在全凭最后的意志力来让自己依旧保持着清醒,警惕着周围的一切危险,直到终于听见厂门外隐隐传来熟悉的警笛声,才终于松下口气,随即失去意识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时,蓝忘机感到浑身传来一阵灼烧般的疼痛,皮肤也一阵麻痒。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他仿佛听见一句“咦?这里怎么会有只兔子?还受这么重的伤?”   
          
         兔子……啊,这个词让蓝忘机脑中浮现出了一张明俊逼人、满是笑意的少年的脸。

          心中的感情,或许再不会有机会说出口吧。不过,保护了那个人,无悔无怨。

          蓝忘机模糊的想着,沉入了黑暗。

part 2.

           夷陵研究所内 。

           魏无羡正如同往常一样仿佛浑身没有骨头般窝在椅子里,两条长腿交叉着跷在桌子上,手握着笔在纸上划出一串串鬼画符。

           突然,魏无羡感觉一阵心悸从胸口传来,他疑惑地用手按了按,嘀咕道“怎么回事?”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魏无羡瞬间打了鸡血一样弹了起来,两眼放光的喊到:“快进来!”

           见到来人是温情,魏无羡眼中的光稍暗了一瞬,旋即又明亮了“呦,我道是谁将我从要无聊到发霉的状态中解救出来,原来是情姐啊,大美女进来还用敲门嘛。”

           温情赏给他一个白眼,道:“少跟我贫嘴。”说罢,似乎犹豫了一下,将怀中之物向前一送,道:“给,他们让我把这个寄养在你这里。”

           魏无羡低头一看,只见温情怀里抱的是一只兔子。

           雪白的毛茸茸的一团静静的趴在温情怀里,长长的耳朵耸拉在头的两侧,浑身几乎缠满了绷带,腹部缠的那圈绷带还往外渗着血丝。纵使如此,它的周身似乎自带一种气场。更有一种熟悉的檀香若有若无的飘到魏无羡鼻尖,但当他细嗅时又似乎消失了。

           真是,一只兔子身上怎么会有香味,还是和那个人身上相同的味道?

           魏无羡定定神,只听温情继续道:“它身上的伤我已经包扎好了,之后我也会定时过来给它包扎换药,你只要记得给它喂食……算了,你一连自己都不记得喂的人我也不指望你,我已经拜托别人了,你就在你这里给它腾个窝就行。”

           魏无羡刚要伸出手去拎着兔子耳朵将它提起来,就被温情目光一刺,立刻改为规规矩矩的将兔子双手接过来抱在怀中,一边“亲切”的抚摸着柔软顺滑的皮毛一边笑道:“怎么要在我这儿养兔子?不怕我把它烤了?”

           话是这么说,可其实魏无羡感到自己莫名的想要亲近这只兔子,想好好照顾它,让它尽快好起来,这种感觉和外面那些妖艳贱兔给他的想烤的冲动一点也不一样。

           真是邪门了,魏无羡心道,难不成本老祖真是被研究数据搞得大脑CPU烧了?

           哦,对了,因为夷陵研究所是由魏无羡一手创立的新部门,所以魏无羡不要脸的自认是一部祖师,乃封“夷陵老祖”是也。

          当下魏无羡正胡思乱想,就听温情的话飘到耳边:“你也不看看,整个侦查局还有哪比你这里更适合养动物,废纸遍地,家具横七竖八,养兔子都怕委屈了它。”

          魏无羡回神后听到这番话,奇道:“这就怪了,为什么这只兔子非要养在侦查局里?”

          听了这个问题,温情沉默了一瞬,才道:“大概……是为了留个念想吧。”

          “因为它毕竟是,含光君失踪现场存留的唯一活物。”

           魏无羡猛地抬起头,那一瞬间他感觉血液瞬间涌到头顶,心跳立刻加快,他向前迈了一步,逼近温情,声音紧绷“你刚刚说……谁的失踪现场?”

           温情望着那双瞪大的桃花眼及里面的不可置信,心底暗叹一口气,还是道:“就是你刚刚听到那样。”

          “含光君,姑苏行动组副组长,蓝忘机蓝警官。”   
   
          “在完成任务后回程途中遇到突发情况,随即失去联络,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评论(1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