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雪童话

【忘羡】寻觅(下)(2)(全文完)

【忘羡】寻觅
羡羡场合的问灵几个月⊙▽⊙
原著向 但私设众多
人物归墨香 ooc归我
狗血有 雷人有
如有撞梗 纯属巧合

我不清楚最近发生什么引起了tag里的一些争议(无微博的懒人一个),我只知道,我纯粹地喜欢一篇文,它叫《魔道祖师》,我喜欢一双人,它叫忘羡。这份喜欢,绝对无法改变,也绝不后悔,坦坦荡荡,任尔评说



      一朝梦醒,恍若隔世。

      魏无羡惊喘着醒来时,属于清晨的曦光刚刚穿过静室的窗纸,为室内的一切镀了一层暖洋洋的金色,宛如岁月安稳。

      他动了动已经发麻的肩颈,转过头,发现自己竟是靠在床头睡着了 ,只是手却一直紧握着另一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哪怕睡梦中都未曾放松半分。

      顺着那只手,魏无羡看到了刚刚在梦中一直打转的脸。 蓝忘机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眸轻阖,薄唇微抿,胸口随着呼吸的节奏轻轻起伏,仿佛这真的只是一个格外普通的清晨,马上蓝忘机就会遵循蓝家人的可怕作息规律,在卯时准时醒来,然后望着魏无羡,唤他一声“魏婴”。

       ……只是 ,此时的魏无羡却根本不知道,蓝忘机究竟何时才能醒来。

       两个月前,当魏无羡终于找上乱葬岗时,却受到了恶鬼的迷惑。恶鬼在魏无羡问询时谎称蓝忘机已经消陨,魏无羡关心则乱,听闻此消息一时间心头巨恸跪倒在地,甚至在恶鬼攻向他时也丝毫未避。

      那一刻,魏无羡心中只想,天地既已无我容身之处,不如人去我亦随罢。

      千钧一发之际,魏无羡却感到一片白影闪过,几乎同时耳畔响起一声巨大的爆鸣声,然而魏无羡却没有感到丝毫痛楚。

      魏无羡急忙抬头,瞳孔瞬间紧缩。

      “蓝湛!!”

      挡在魏无羡前面的,正是他一直寻找的,蓝忘机的残魂。

      只是此时,原本应当灵光熠熠的魂魄已经变的极其暗淡,魂体已经几近透明,似乎只要再来一阵清风,就能彻底带走他。

       魏无羡红着眼睛扑过去,手忙脚乱地从怀中摸出一个干干净净的锁灵囊,极其小心地将蓝忘机的魂魄收了进去,随即头也不回地飞射出一道符纂。黄色的符在半空中迅速燃成一团火焰,烧穿了恶鬼的第二道攻击后直接拍在恶鬼身上,当时就烧得恶鬼发出凄厉的叫声。

      轻手轻脚地将锁灵囊放进胸口处,魏无羡才缓缓转过头,此时他的瞳眸竟泛起了血光,五官间也弥漫起了一丝黑气。

      “既然伤了蓝湛”他边说边走近了恶鬼,恶鬼依然在惨叫,那团火焰在击中他后依然在灼灼燃烧,剧烈的烧灼感与疼痛感令恶鬼不停地扭动挣扎。这时魏无羡的声音幽幽传来,仿佛来自地狱的审判。

      “你又作恶多端,那就灰飞烟灭吧。”

       说着,魏无羡抬起右手,用力一握,火焰就迅速的蹿起,将恶鬼整个笼罩在内,随即越缩越小,最终彻底消失,原本恶鬼立身之地什么都没有留下。

       魏无羡由于反噬也咳出一口血,但是他的眼睛却依旧通红,似是随时要大开杀戒。 这时,魏无羡胸口的锁灵囊,却轻轻震动了几下,有清清冷冷的蓝色光芒从中透出。

       魏无羡眼中的红光似乎受到了某种压制,终于渐渐消退了下去,然而瞳孔重新变黑的一刻,魏无羡的眼眶却悄然泛红。

       他颤抖着伸手入怀,捧出锁灵囊,将自己的灵力一点点输入进去,小心地温养着里面那个明明已经很虚弱、却还用仅剩的力量守护他的魂魄。

       静默了不知多久,空气中响起了一声沙哑的叹息。

       “蓝湛,你怎么这么傻啊……”

       生怕再出意外,魏无羡带着魂魄连日赶路返回姑苏,将魂魄送进了蓝忘机的身体。但是由于魂魄受伤太过严重,是以蓝忘机依旧沉睡着,只待魂魄养全元神全部复位,方有机会苏醒。

        接下来的两个月,魏无羡就每天守在蓝忘机身边,所有照顾蓝忘机的事一应未经他人之手,全部是魏无羡亲力亲为。不为任何责任,只是发自内心地想为蓝忘机做些什么。

        没事的时候,魏无羡就握着蓝忘机的手,一边向他体内输送灵力助他恢复,一边与他絮絮叨叨各种趣事杂谈。恍然间就好似经年以前尚且未知世事凶险的两个少年,一人神采飞扬地喋喋不休,另一个从不言语,只是浅淡的琉璃色里,不经意间就沾染了爱意。

       蓝忘机本就底子好,再加上魏无羡精心照料,魂魄蕴养很好,恢复极快。这期间蓝曦臣与蓝启仁均来探望多次,蓝启仁一开始还颇为怨忿, 只道自己得意门生为魏婴这个顽劣子弟三番五次地将自己搭进去。但在亲眼目睹多次魏无羡待蓝忘机的周全与同样真情后,蓝启仁的怒气也终究化作了一声叹息。

       蓝忘机的魂魄迅速稳定补全,魏无羡本是很高兴,大约只要几天,蓝忘机应当就会醒来。

       然而昨天,魏无羡只不过是在蓝启仁与蓝曦臣都有事的情况下迫不得已带着小辈出去夜猎了一次,走之前还特地仔细探查了一遍蓝忘机身体状况,想着蓝忘机情况已基本稳定,短时间应当无事,魏无羡才敢离开。

       可谁知不过半天,当魏无羡丝毫不敢耽误地回来时,代替他暂时守着蓝忘机的两个蓝氏门生就急急忙忙从静室冲出来,丝毫不顾蓝家雅正,几乎带了哭腔道:“魏前辈,含光君……含光君他……”

       魏无羡当即心里咯噔一声,立即冲进静室。

       只见静室的卧榻上,蓝忘机依旧端正地平躺着,只是眉头紧紧地蹙起,双手也紧攥成拳,嘴唇微动似乎在念什么。他的额角已经坠了汗珠,身体也紧紧绷紧,似乎正深深陷入某个梦魇之中。

      魏无羡一边在心里凌迟了自己无数次,一边走到床头坐下,轻轻握住蓝忘机的一只手,将唇瓣凑近蓝忘机的耳畔,低低地道 :“蓝湛,蓝二哥哥,没事了,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等你。”

      感觉蓝忘机的身体似乎有所放松,魏无羡再接再厉,用另一只手轻抚蓝忘机的头,手指顺着一头黑发滑下一遍又一遍,继续温柔地说:“我,魏无羡,姑苏蓝二公子的道侣,就在这里,哪也不去,二哥哥,快点醒来吧。”

      就这样,直到蓝忘机终于平静了下来,魏无羡也依旧守在床头未走,直到靠着床头睡了一宿。

       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肢体,魏无羡就听见了叩门声。打开门后,门外是来送早饭的蓝氏门生,送早饭的同时也带来了泽芜君的问候,想来是蓝曦臣刚刚处理完事情,才听到昨日守着蓝忘机的两名弟子的汇报。

        让门生转告蓝曦臣蓝忘机已无大碍但尚且未醒后 ,魏无羡才拎着食盒与药罐回屋。 然而才转过屏风,魏无羡就顿住了。

       榻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听见动静后转过头,那双琉璃眼眸望着魏无羡,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如同晴光映雪般的笑意。

        魏无羡正被狂喜冲昏头脑,就听见那熟悉却又久违的嗓音。

        他说:“魏婴,我回来了。”

完结撒花😘
第一篇文完结,接下来会更光影,中间不定时掉落短篇,谢谢看这篇文的大家支持

评论(6)

热度(54)

  1. 淡🍁语-苗映雪童话 转载了此文字